我的收藏|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环球旅游网 yooso.net>旅游达人>人物访谈

真纳的多面角色 Quaid's Multi-faced Role

来源:环球旅游网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8日 字号:

1947814日至15日,两个南亚国家的独立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这是印度历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这一时期,也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智者、杰出的政治家和积极的领导人物。

这批出类拔萃的政治精英们无论从生活、工作还是背景来说,都可以同现代历史中最伟大的这些名字相提并论,比如华盛顿、俾斯麦、加富尔、列宁、阿塔图尔克等等。

这些伟大的领导人们,他们是政客,是立法者,是自由的捍卫者,或是平民的引导者,无论他们是何种身份,都因其人格魅力感召了无数群众。其中有一位领导人,在漫长而曲折的职业生涯中汇集多重角色于一身,他就是伟大领袖穆罕默德·阿里·真纳。

真纳先生担任了多种重要的角色,也在多种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早年,他是一名优秀的律师,1910年,加入了新成立的皇家立法议会。

在中央立法议会的第一次会议期间,他同大总督明托勋爵因南非印度人遭受的对待发生冲突,这是首次一位印度下院议员的议案被正式列入法律之中。

真纳先生在皇家立法议会以及后来演变而成的中央立法议会中工作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很快成为了立法体系中的一党领袖,也成为了议会中的风云人物。

前印度事务大臣蒙塔古先生曾评价道,“真纳先生,彬彬有礼,外表出众,能言善辩,机敏过人,如果这样的人都无法成为国家的领导者,都会引起公愤了。”

进入政界的20年里(1906年起),真纳先生都一位坚定的民族主义者。郭克雷曾评价:“他满怀真诚,致力于抛弃一切教派偏见,这将会使他成为印度教-穆斯林团体最佳的使者”。

真纳先生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他成为了印度教-穆斯林团体的缔造者,并成为了国会-穆斯林联盟勒克瑙协定(1916)的倡议者,这是印度国大党与全印穆斯林联盟签订的唯一的协定。

不足为奇的是,沙拉金尼·奈都对“真纳领导力的广度和果敢,以及在过渡时期和对政治演变原则的真知灼见”表示赞叹。

尽管真纳先生已经被誉为是当时杰出的政治人物,但是,很少有人认为,就像奈都说的那样,他能够真的“在他和人民之间建立起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关系,这种关系让穆罕默德·阿里就像圣雄甘地一样成为人民大众的英雄”。

但是,1934年,当真纳受命领导穆斯林联盟之后,他展现出了作为一名活跃的平民领导人的才能,并在穆斯林群体中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拥护。

他获得的拥护,用一位外国观察员贝弗利·尼克尔斯在1942的话来说,“这场战争完全处于他的支配之下,一亿穆斯林民众会站在他的前后左右,听从他的命令。除他之外,这些民众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指令。”

实际上,他在穆斯林中的权威,就如同圣雄甘地之于印度教教徒一样。因此,后来他被尊称为“伟大领袖”也是理所应当。

1917年,沙拉金尼·奈都预言道,“或许未来的书中会记载,出现过一位有志于成为穆斯林中的郭克雷的人,他的荣耀与危机与我们民族斗争的进程紧密相关,成为印度解放过程中的马志尼,永垂不朽”。

这个预言毫无疑问已经实现,但是差别就是,印度国家斗争的这场危机使真纳先生成为了穆斯林解放的马志尼,这一个角色代表着他政治生涯中至高无上的成就,也就是在1936年,他成为了穆斯林的领导者。

当时的穆斯林民众们普遍都意志消沉,幻想破灭,声称代表穆斯林群体的穆斯林联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因此,尼赫鲁曾认为他可以轻松的一举扫除这一政治群体。但是,导致分裂的因素在不断发展壮大,迅速蔓延。

面临着这样的困境,真纳开始将穆斯林统一起来,除了对他自己和人民抱有的坚定的信念,他不屈不挠的意志和坚强果敢的精神之外,他一无所有,毫无退路。

在短短的三年中,他唤醒了萎靡不振的穆斯林,让他们打起精神,齐心协力,遵从内心最深处尽管模糊不清的信念和渴望。

这也并非全部。真纳带给穆斯林群体的还有坚强的意志以及他自己对于自身命运的信念。将乌合之众领导成为一个团结、坚强并且自立的民族。因此,数亿穆斯林如同在他的魔力之下发生了奇迹般的质变。

过去,穆斯林是处于印度教统治之下的少数群体,在三年的时间里,他们成为了一个有着自己权力的民族,并且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民族性,时刻准备着为了自己的命运而浴血奋斗。

因此,穆斯林对于自身的认知和觉悟也达到了新的高度,在真纳的领导之下,一亿穆斯林群众找到了自己的灵魂,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他们甩掉了少数派这样的身份,有了自己的民族身份和认知。无论是俾斯麦还是加富尔,尽管千军万马掌握手中,可能也无法达到这样的成就。

为了解决穆斯林被孤立的问题,真纳开始致力于在南亚次大陆建立起穆斯林的家园。1940年,他正式开始推动这一想法的实现,但是很早以前,他就开始坚信“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巴基斯坦(的诞生)”。

但是,所有的历史学生都了解,酒杯来到嘴唇边,得饮与否未可知。想法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沟壑,发起一项运动到运动圆满成功之前存在着巨大的屏障,有些几乎是难以逾越的沟壑。这些问题都一一摆在了真纳的面前。

用印度批评家萨金耐达·辛哈的话来说,“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要比真纳先生的印巴分治这一运动遭受了更多的印度国内外的反对之声”。

印巴分治的反对者们强大众多,支持者们在穆斯林联盟之外寥寥无几。尽管如此,巴基斯坦不仅获得独立(这是一项更重要的成就),而且还获得了印度民族主义者们的认可,尽管他们极不情愿。这都是真纳先生深深的信念、不可抵挡的勇气、政治能力和对于目标的执着产生的结果。

真纳先生继续他的奋斗,几乎是单枪匹马的在奋斗,来赢取巴基斯坦的独立。更难能可贵的是,在整个简单的斗争过程中,真纳先生从来没有放弃过实行宪政这条道路。

在国家演变的过程中,真纳先生是一位忠实的宪政主义者,他从未诉诸暴力或者恐怖主义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尽管在当时,暴力和恐怖主义是每一位平民领导人都会采取的手段。

就这样,没有武力,没有流血,没有暴动,完全通过和平的方式,真纳先生建立起了一个国家。

随着1947年巴基斯坦这个独立国家的诞生,真纳先生也迎来了职业生涯中最后一个也是最伟大的角色——巴基斯坦的缔造者。尽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他承担起了作为国家元首这一艰巨的使命,为了在动荡的环境中巩固国家政权开始一项项困难的任务。

很多人不禁要想,如果没有这样有着稳固影响力和权威的最高领导人,在刚刚独立的最重要的一年里,巴基斯坦会怎样,除了他之外又有谁可以和他一样获得人民的拥护呢?

因此,真纳先生就像是理查德·西蒙兹评价的那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对于巴基斯坦的国家存亡,没有人做的贡献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最后一任印度事务大臣佩西克·劳伦斯爵士也做出了相似的评价,“圣雄甘地死于一场暗杀,真纳死于他对巴基斯坦的奉献”。

真纳先生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他是人民的领导者,他也是局势的掌握者。他是先知、理想、智慧、信念和决心极为罕见的结合,但他并非是一个幻想主义者,而是自始至终脚踏实地的务实主义者。

这些特质使他可以清楚准确的看到机遇,果断及时的抓住这些机遇,他可以应对任何情况,因此可以用一次果敢的行动去履行一生的信念。

他的政治生涯中充满着这样的果敢的行动,在印度政治界,他也因自己的远见和政治才能而知名。在他人生的最后两年中,人们更普遍的将他作为一名政治家,而不仅仅是一名政客。

 

作者: Sharif al Mujahid

声明:本站所刊新闻来自于网络及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对文章观点有异议或持有反对意见,请及时联系服务热线:010-52900305。